疫情之下,销售产生了持续不确定性,依傍多年线下渠道的供应商们开始重新审视与电商合作的可能。对于臻壹行鲜花拼购店、河口种植基地负责人张森来说,当地批发市场关停造成的商品滞销、收入惨淡,几乎一把将自己推出了舒适区。从零学习开网店、做运营成为了当下张森们生存的必修课,而电商则在吸引更多商家“入学”的同时,尽可能将课程难度降低。迅速奔赴线上合作的两者创造出一个个销售奇观。然而,如何能将热度持续下去,成为供应商必须面对的问题。

销售遇阻 成交价跌70%

看着地里8万朵向日葵,张森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向日葵花期长,疫情期间可以坚持3个月,寓意光明,是非常百搭的花类,不挑节日,妇女节时还消耗了一批。

“在云南无论是种蔬菜还是鲜花,都是不愁卖的。”在高峰时期,张森的向日葵曾卖到12元一枝,如今成了奢谈。2月10日,昆明斗南花卉市场的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在关闭多日后恢复交易,当天鲜切花总供货量同比去年下降超40%,成交均价同比去年跌幅超70%,近三年来最低。

按照原本计划,这些向日葵将在4月份前往亚洲鲜花市场的“心脏”——昆明斗南花卉市场。从元旦、春节、情人节到三八节,斗南花卉市场会一直保持着活跃的势头。假期一多,例如婚礼等活动的用花量直线上升,一车车2万枝鲜花运到斗南,立刻就能拿到现金。从业3年鲜花行业的张森从没有操心过销售的问题。

如今,多少有些事与愿违。眼见着地里一朵朵向日葵无路可销,张森一咬牙,决定和合伙人在京喜开拼购店,“初期也没想着赚钱,贴本或者赔本卖都认了,主要是把花销售出去,也是为将来的客源打基础”。

新手“入学” 从零摸索

在拍板前,张森一直对电商保持观望态度。基地每天能产出几十万朵花,线上能走的销售量只是杯水车薪。此外,备货需要的人力、物资,售后沟通,资金回款等环节都需要投入精力和成本。相比之下,都不如将花运往批发市场省事儿。

然而,疫情的突然来袭让张森看到了行业脆弱的一面。“斗南花卉市场关闭后,鲜花无路可销,实在太惨淡了。这次开网店,我们将以线上销售为主,根据销量来衡量生产规模,其余部分将运往批发市场。”在具体分工上,张森的合伙人将在北京负责网店的运营,而商品的品控、备货等则是张森来管理。

在他的构想中,网店可能也会加入直播。和部分同行纯粹带货不同,张森希望将自己20多年的农业经验,通过直播传递出去,“科学、专业的讲解是我们的优势和特色,这样消费者在看的同时,还能真正了解农业知识,明白种花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