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作者唐素姣,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3月11日,拼多多发了最新一季财报。最让它得意的应该是以下两组数据:

踏上“万亿平台交易额(GMV)”,拼多多只用了5年,而阿里、京东分别用了14年、20年。

与此同时,拼多多的平台用户数已经从2018年6月的近3亿人提升到6亿人。

然而,资本市场并不买账,美股一开盘,拼多多的股价就跌了近7%。截至3月12日,拼多多的股价仍旧维持约7%的跌幅。

国盛证券对拼多多做出“减持”评级,认为拼多多股价较当前股价有62.2%的下行空间,并直言:“拼多多当前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泡沫。”

一切皆因补贴起

股价下跌的原因,主要在于营收降速和持续亏损,而这一切都与补贴有关。

据财报数据,2019全年,拼多多营收301亿元,环比增速(43.6%)远不及Q2的60.2%;经营亏损约21.4亿元,全年净亏损70亿元。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断攀升的营销费用。2019年Q4,拼多多营销费用高达93亿元,环比增加34.8%;2019全年的营销费用达272亿元,相比上一年度翻了一番(102.2%)。

拼多多Q4创造的107.9亿元营收中,有86%花在了百亿补贴等营销活动上。补贴造成的巨额营销支出确实为拼多多带来了新用户——月活用户(MAU)同比上升76.7%,至4.82亿人,但同时也使得拼多多的赢利变得遥遥无期。

相比于拼多多的激进,其竞争对手则更为稳健。据阿里和京东的财报显示,它们各自电商平台的营销费用仅占总营收的9.8%和4.8%。

显然,目前的拼多多还是单纯以补贴作为核心战略。然而从几次财报数据不难看出,一旦补贴力度下降,营收和平台交易量也会跟着下降。只是,目前的拼多多仍离不开“补贴”这一剂昂贵的特效药。

拼多多战略副总裁David Liu在财报发布会上表示,由于补贴提高了用户在拼多多平台上的购买频次和人均消费金额,现阶段的补贴策略将持续下去。

股市的反应,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资本市场对拼多多有了赢利的要求。然而,除了靠烧钱带来的用户量、月活、分享率等数据指标外,对于如何赢利,拼多多并没有作出明确的描绘。

除了被资本市场打脸外,拼多多有了更多烦恼。

第一,补贴给拼多多带来诸多美好,但同时瓶颈也开始显现,比如GMV(成交总额)和用户增速均有所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