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鸥姐 来源|桃李财经(ID:xiaozhangcaijing)

《K12教育培训机构疫情影响情况调查报告》中指出,受疫情影响,87%的机构表示已经受到较大影响,其中影 响最大的三个因素是营收减少、场地租金压力大、人力成本高。

此外,60%的机构预计,上半年净营收跌幅超过50%。疫情期间,至少92%的机构转型线上进行“自救”。

但是,2020年的这个春天,至少80%教培机构都在假装转型OMO。

鸥姐认为,面对供给端及需求端的变化,OMOMO(Online-Merge-Offline-Merge-Online)才是真正完整的闭环、完整的解决方案。

四年前,李开复指出一条道“未来十年,所有线下生意会110%线上化。”

李开复在2017年针对于新零售提出了OMO概念。他认为,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经历了纯线下时代、电商时代、O2O时代,正在逐步深化。未来OMO的新商业浪潮将推动线下生意在10年内完成线上线下一体化。

在交通出行、新零售、教育、B2B等领域,OMO正在发生。比如,“当未来汽车越来越聪明,它可以告诉周围的车轮胎爆胎了,‘你们躲开一点’。”

有四个要素促成了“OMO”时代的到来:

1、移动支付的普及;2、线上+线下成了流量获取的新趋势;3、真实物理世界的数据化;4、AI推动出行、零售、教育、生产等领域的全面自动化。

OMO已经在零售行业试跑了三年,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商超率先实践,并交出了一份极具吸引力的成绩单:1年半以上的成熟门店单店日均销售额达80万元,坪效超5万元,是传统超市的2-3倍。

除盒马鲜生以外,小象生鲜、7FRESH等新零售品牌层出不穷,阿里美团京东等互联网上半场的胜出者埋头扎入新零售,OMO在电商行业已不再新鲜。

但在教育领域OMO一词还略显生涩,有关线上线下的探索,不少人还沉浸在O2O大战后的余悸中。

如果说教育行业探索O2O换来的是烧掉几百亿的市场教训,那么对于OMO,企业则相对理性,这也是OMO在教育行业“慢行”的原因之一。

可2019年,OMO的速度悄然加快。高思教育完成D轮1.4亿美元融资后,宣布聚焦OMO新教育场景;依托资本并购实施全国布局的朴新教育,受制资本困局放缓了收购的步伐,也意图押注OMO......

几大教育巨头的战略从侧面反映出,OMO模式已经开始成为传统教育行业巨头重点方向。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所有线下教育暂停,线上教育被指迎来春天。但此时,行业内出现了一种主流的声音—— 松鼠AI智适应教育创始人栗浩洋曾在2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线下机构全面停课,失去营收来源,现金流遭遇巨大挑战,他预计在此次疫情后,可能会有50%~60%的中小线下教培机构倒闭。长期以来深耕线下1对1服务的精锐教育创始人、董事长张熙则在2月末的发布会上表示,“我倒认为,在未来一年至一年半时间内,将会有60%以上的在线教育公司倒闭。”因为大量线下生源涌入线上后,竞争更为激烈,龙头企业会逐渐涌现、并收割战场。